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睡褲

老公洗好澡,穿著睡衣走來客廳。

我提醒他睡褲要綁緊點,免得一副要掉下來的模樣!

他不在意的回應我:「就你看到沒事啦!」

「外面的人也看得到」我提醒老公,我們可是住在一樓,客廳是被人看得一清二楚的!

老公笑著說:「他們想看要付錢!」

「怎麼收錢?」我問

老公想了想,回應我:「先免費試看一個月,滿意之後再收錢!」

好了,我當場幾乎笑破肚!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2018 Zion National Park — 5/21 The Narrows (三)

繼續前行,一路上的遊客大部分都使用著登山杖或木杖。當然也是有些藝高人膽大的,什麼也不拿的就往前衝。

一般的登山杖太細了,在湍急的流水中總覺得有點支撐不太住的感覺。還好我們一直都是使用一對登山杖,雖然一樣細,但有二個支撐點總比只有一根插入水中岩縫,隨時要彎掉的感覺好很多。

照片中的遊客是穿著租用的涉水鞋,拿的木杖也很粗,感覺像是一組的,應該是最合適的裝備。

照片中的遊客沒拿任何手杖,但背著一台相機,完全無防備的模樣,感覺很【勇】。

這邊的水深超過老公的小腿肚了!


老公這雙鞋子本來就穿了好幾年了,經歷這次洗禮剛好功成身退。


我們在因著河川侵蝕而成的峽谷底走著。


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河水到對岸


岩壁上都是一條條水紋。

因為岩壁流下來的水,讓這邊的路十分泥濘,但也長滿了水岸邊才有的植物。

沒有固定的Trail,大家各挑喜好來走。

天空並不是豔陽高照,甚至有些微風。若是一般的hiking這應該是合適的天氣了,但走在冰涼溪水中,的確會消耗大量能量。

開始看到一些人坐在岸邊吃零食補給熱量,我們也拿出香蕉、水煮蛋、餅乾,坐在岩石邊吃邊休息。

一邊吃著東西,一邊看著淙淙流水,突然希望時間能靜止在此時,在我們一家聚在一起開心遊玩的此時。

孩子們為了省錢一年回國一次,我們能相處的時間也相對少了好多。

忘了在哪篇文章看過一句話,父母的保存期限只有十年。文章說在孩子5~15歲時,應該多陪陪他們,多帶他們出門走走,不要因為年紀小就嫌麻煩不帶他們,等到他們過了這個年齡,就不在需要父母的陪伴了。

許多父母以為孩子還小,他們忙著工作、事業、自己的樂趣,而將孩子晾在一旁。等孩子長大了,青春期之後的叛逆、和父母的不親近,讓父母即使想和孩子聚聚,孩子也都不願意。

我很感謝神,感謝老公讓我們有這樣的金錢和機會,在這十多年的時光,孩子們和我們一起旅行、一同成長,到現在即使他們已經長大離開我們去讀大學了,還是十分珍惜家庭年度旅行的美好時光。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2018 Zion National Park — 5/21 The Narrows (二)Mystery Canyon Falls

右手邊的這片山崖有一條條白色的水紋,查了資料應該是Mystery Canyon Falls。

右側的水明顯比左側淺。


女兒前進的速度比我快很多

因為我的相機是掛在脖子上,完全沒有防水措施,若是不小心跌倒,後果不堪設想,只好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走著。


老公和女兒都玩得很開心

女兒說她好喜歡這裡,以後一定還要在來這裡玩!

山壁上的瀑布水量不大,但還是會被淋濕。

只好往左側走,水深有很明顯的不同!

但走一會兒又淺了!

回頭看,許多父母帶著小孩一起走,真是個小孩和大人都會喜歡的Trail。


雖然我們一直在走動,但冰冷的溪水還是讓我們的腳凍得不舒服。一看到陸地,大夥都趕緊上岸,即使只是那麼一下下的脫離冰冷也好!

女兒回頭照這片山壁


在陸地上稍事休息,看著前面的山壁又是一片的水痕!


這邊的坡度比較傾斜,水順勢流下來,比較不像瀑布會淋濕!

這也是我回頭看之前的山壁照的,這邊的角度至少有70~80度了吧!

既然不會被噴得全身濕,就來照張團體照吧!




當然,大部分的人還是選擇走左側。


招財進寶

一早六點半起床,先在平底鍋內倒些葵花油,將前天包的白菜肉餃子擺齊,灑些麵粉,均勻的澆上二杯水,蓋上鍋蓋煎。

趁等待的空檔,在快煮壺中裝好礦泉水燒,等一下要泡茶用。火龍果去皮,切塊狀裝盤之後,水也快開了。我連忙將茶具擺妥茶葉放好,一等水滾之後開始泡茶。

老公從浴室洗漱出來,看到我忙東忙西的,心疼的跟我抱歉,說是讓我辛苦了!

我故作可憐狀說:「我是這個家裡不事生產的人(沒賺錢),若還不好好將分內的事做好,怎敢苟活呢?」

老公笑著說:「有這麼可憐嗎?那你當柴犬好了!」

我正在納悶老公為何提及柴犬,突然想到韓國瑜的【柴犬=財犬】,恍然大悟老公比我高招。

既然我不敢【苟(狗)】活,就乾脆當個可以為家裡招財的【柴(財)犬】吧!


2018年11月26日 星期一

2018 Zion National Park — 5/21 The Narrows (一)

來到了The Narrows的Trailhead,看到一些人在整理著裝備,將相機裝入密封袋裡、登山杖調整好、褲管捲起,只這樣看著就有種儀式前的興奮。當然一些沒打算走The Narrows的遊客(老人居多),也散布在附近吃著午餐,觀賞著挑戰者。
因為之前Ranger就提醒我溪水冰冷,心想既然已經中午了,就先吃午餐補充熱量之後再下水吧!

25年前在美國時就耳聞Zion的The Narrows,記得那是教會裡一個團契小組帶著青少年的子女們一群人組團前往。看著他們玩回來的相片,還弄不清Zion在哪裡就被那奇特的溯溪玩法給吸引住了。
2010原先是規劃在UT、AZ這二州玩,但孩子喜歡冷得地方,改去了阿拉斯加。就這樣,夢想中的幾個地方竟然就這樣一直拖到2018才能踏足。

有鑒於2010年安排行程時有查看到羚羊山谷發生的Flash Flood(暴洪)慘案(1997年),所以對於在Canyon底走的行程,是帶著一絲絲的疑慮的。
The Narrows雖說是溯溪,但卻是實實在在的走在Canyon底,若上游一下大雨,走在山谷底下的遊客就會面臨暴洪的危險。

看資料,這附近的雨季是在夏天的午後雷陣雨,我們五月中來溯溪應該比較不會碰到Flash Flood。但是世事難料,出發前還是詢問Visitor Center,在River Walk的Trailhead也有告示牌將當日的Flash Flood指數標示給遊客參考。

準備要出發了

因為此時已經是午後了,一些遊客已經走回起始點了。

鞋子還是乾著的我們,先照個像吧!

這二個寶貝都已經獨自在美國求學生活了,誰能想到就這麼短短幾年他們就能成熟到可以離開我們追求自己的夢想呢?

老公打先鋒,腳才一下水,一股寒意就從腳底不斷湧上四肢。

循著前人的路線,我們發覺大家都是以類似之字型的方式前進,從這邊的岸邊斜角度往對岸走過去。


一開始並不用一直走在水中,因為還有些河岸可以走。

水流很強勁,即使我們拿著二根登山杖都覺得會有被沖移動的感覺。

走了一下就開始懂得看水流了

能清楚看到水底的石塊代表水較淺,那水色較重,水面看起來比較無波的是水深處。

水很急,是要避開水流湍急處往深水區走嗎?

我們一邊走一邊學習該怎樣保持平衡避開湍急處。

腳泡在冰涼的溪水中,身體也逐漸變冷。

所以岸邊就成了我們休養生息之處。

不時看到有人在岸邊吃東西休息


當然也有十分喜歡水的遊客,寧願捨棄岸邊,仍執意在溪水中前進。

但大部分的遊客是採用這種走岸邊,來節省時間和體力的方法。


經過和湍急的水流和凹凸的石塊對抗下,這種水淺處就像是休息站一樣,給了我們喘氣的空間。

眼前就是Mystery Canyon Falls